首页 »

汪曾祺说,“清供”一枝梅,插了便过年

2019/9/16 4:30:36

汪曾祺说,“清供”一枝梅,插了便过年

岁朝清供,是一件雅事,也是一种民族传统。

 

清供物很多:举凡点心、水果、花草、文玩等,均可。春节前后,正值梅花盛开时节,所以,岁朝清供,中国人就素有“梅花清供”的传统。

 

汪曾祺是江苏高邮人,他在自己的文章中,写他们家栽有四株梅树,“近春时节,繁花满枝”,于是,“梅花清供”便成为一种必然而顺当的事情。“初一一早,我就爬上树去,选择一大枝——要枝子好看、花蕾多的,拗折下来——蜡梅枝脆,极易折,插在大胆瓶里。这枝蜡梅高可三尺,很壮观。”

 

汪曾祺在这儿写的是蜡梅,其实,南方,梅树多,可供选择的机会也多,各种品种的梅花,皆好。我,更喜欢红梅。

 

北方,就不同了。

 

北方人对梅花的概念,是模糊的。北方人所谓的梅花,一般就是指汪曾祺所写的“蜡梅”,而真正的梅树,在北方是很难栽活的。

但蜡梅,其实并不是梅。因为,蜡梅是蜡梅科,蜡梅科属灌木;而梅花,却是蔷薇科。之所以称蜡梅为“梅花”,则正如范成大在其《梅谱》中所言:“蜡梅,本非梅类,以其与梅同时,香又相近,色酷似蜜脾(蜂房),故名蜡梅。”

 

蜡梅,花色以蜡黄为主,为正。

 

蜡梅,北方人又称其为干枝梅,大概是以其枝条清瘦,无叶而花的缘故。蜡梅,耐寒,极易成活,故尔,北方老户人家,多有,于家门前栽一株蜡梅的。蜡梅一般在春节前开放,但遇到特别严寒的冬天,开放时间也会拖后。

 

我的祖母在世时,一遇严寒的冬天,为应节令,她会折几支梅枝,插入清水瓶中——“水养”;室内温度高,水养一段时间,蜡梅,大多是能够应节而开的。

 

蜡梅,枝条瘦硬,花朵疏落,但却朵朵黄亮,真如蜡染一般。其香,清淡幽远,缭绕缠绵,冷香幽俏,沁人肺腑。岁朝清供,色香俱佳。

梅花清供,也是有讲究的,似乎,枝条不易太多、太繁;最多三两枝,一枝最好,像台静农晚年所画墨梅:枝少花疏,干屈如铁。如此,方能更好地彰显梅花那份孤峭、冷艳、遒劲、香寒的特性。

 

枝,要插瓶;瓶,最好是长颈口瓶,或者,是大腹陶罐;不管是黑陶,还是青花,都好。黑陶罐,口小腹大,显得厚重陈实,且有一种时间的沧桑感;青花,则雅致,“天青色等烟雨”,烟雨中梅花开,意境大好。

 

见过吴昌硕的一幅《岁朝清供》图,瓶中,插梅花两枝,一枝短,一枝长;短枝差可露出瓶口;长枝旁逸而出,微微下垂,互相映衬照应,相得益彰。花,密集,红色,是红梅;红梅清供,气氛热烈,喜气洋洋。清·赵之谦也有一幅《岁朝清供》图,是一“盆景梅”,老干虬屈,不见梅花,梅花开在想象中,也好——好在隽永,有意蕴。

 

汪曾祺写过一篇《岁朝清供》的文章,我用他文章的结尾,来结尾。

 

“曾见过一幅画:一间茅屋,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,内插梅花一枝,正要放到案上,题目:‘山家除夕无他事,插了梅花便过年。’这真是‘岁朝清供’。”

 

我猜测,“这幅画”或许是汪曾祺杜撰的,也只是想给自己的文章一个好的结尾罢了。不过,确然是好:清供一枝梅。

 

我喜欢!


本文组稿、编辑:伍斌  图片来源:新华社 云南日报 海内网  图片编辑:曹立媛